嗯。。。现在的心情。。。

【荼岩】被剧透的人生

突然脑抽问朋友这个问题……结果被她“逼”着发展出一篇文来,我以为她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小可爱……是在下输了

1.

所有人都认为安岩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不,这不能说是幸运了。

打他懂事儿起,小到剪刀石头布,大到飞机打滴,他都没出过岔子——锤过全场的剪刀,退过马航的机票,拒过黑滴的搭载。

安岩,人送外号“燕萍小福星”。

竹马江小猪一度怀疑他是哪路神仙下凡体验生活的。

其实只有安岩自己清楚,这样的生活有多悲催。

2.

俗话说得好,上帝锁上了你的门必定也为你开了一扇窗。

反之亦然。

刚刚挨了一记粉笔头的安岩对此深信不疑。

他为什么会被包姐砸?因为他困。

他为什么会困?因为他又做梦了。

还是春梦。

还是个被男人压的梦!!!

苍天呐!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要弯了么?!

按照以往的经验,答案是肯定的。

安岩泪奔。

他愿意用尽毕生的运气和预见未来的能力来换妹子雪白的大腿啊 !

3.

安岩不开心了,安岩有小情绪了,安岩拖起江小猪就去烧烤摊灌酒了。

“嗝——”酒劲上头的安岩红着脸打了个嗝,摇摇晃晃地指着面前的电线杆子,“哎嘿嘿,撞不到我吧…嗝—— 我…我可是有…有超能力的!从小……我就没倒过霉!可是……呜呜呜……这回怎么不管用了……呜呜呜呜……”

安岩撒泼似的瘫坐在地上,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江小猪看着涕泗横流的发小,顿时有些无措,这到底……是啥子情况?

4.

可生活毕竟不是自己码的小说,不满意还能删掉重来。

安岩消沉了几天之后,也渐渐释怀了,继续享受着超能力给他带来的“好运气”。

可惜……

5.

老天铁了心要搞.死.他。

安岩看着自己紧紧拉住皮衣男的手,毫不犹豫地在心里把自己一脚踢下悬崖。

死了算了,真.鸡.儿丢人。

6.

让我们做个前情回放。

安岩作为学生会策划部的小萌新,被学姐喊去开会。

据说是为了促进校内新生大和谐,学校准备举办七夕情人节活动。

会长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他们一众学生干部在台下百无聊赖,安岩也不例外。

正当他埋头跟罗平吐槽开会无聊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心悸,紧接着一个瘦高的身影笼罩过来。

“打扰了,这里可以坐么?”

我去,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啪!醒醒!你的坚持呢?!

“哦…哦,可以,随便坐都行。”

安岩赶紧扭头装作认真开会的样子,可是他心跳如擂鼓,身边人投射过来的影子搅得他思绪混乱。

简言之,这一切都太不对了!

安岩的大脑还没能重启,会议已经接近了尾声。

那人开始收拾纸笔,准备离开。

他拿出书包了!拉上拉链了!他站起来了!

“啪——”

会议室回荡着书包落地的声音。

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地向后排二人投射过来。

皮衣男一脸惊愕,安岩45度仰望他的后脑勺,一只手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角。

反应胜过当事人的妹子偷偷举起手机——男神的香肩啊,百年难得一见!

7.

安岩觉得在他羞愤自尽之前,必须要解决一些遗留问题。

比如现在,全校都流传着他的传说,当然了这事儿跟那个叫神荼的皮衣男也少不了关系。

当天安岩被赶来看热闹的室友折腾个够呛,接受了他们火辣辣的一顿调侃后,安岩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叫神荼,曾荣获新晋男神称号。

顺便说一句,榜单取自颜值排行榜前十名。

卧槽!那我没上榜岂不是也有他的一份?!

安岩越发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鸟。

他居然都不听我解释!就走了!走了!

留下他独自一人面对那些狂风骤雨般此起彼伏的哄笑。

8.

接下来的日子,安岩彻底地了解了什么是“八卦的力量”。

因为七夕的临近,学生会各部门的工作也进入了最繁忙的阶段,经常出现有些地方人手不足的情况,这时相互借调人手很正常。

安岩此类的小萌新就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当他第三次被学姐拉去后勤部,却见到宣传部的神荼时,他再也忍不住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我都说了我对神荼没有那个意思!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可惜人民群众显然没有听进他这一套,纷纷表示不要害羞然后手拉着手闪人,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

安岩只能对着办公室的门一阵呕气,最終还是回到桌前坐下干活。

“……”

“……”

太安静了。

安岩誊写完表格,瞄了一眼神荼,他还在誊写名单。
不知不觉,安岩撑着下巴开始打量起神荼:有些长的刘海遮住了他些许眉眼,却把他的侧脸衬托的更加立体,微微抿紧的嘴唇颜色十分浅淡,皮肤也白,但都不会显得他没气色,反而让人觉得精致好看。

安岩不得不承认他是有让人崇拜的资本的。

再次转头,安岩却直接对上神荼灰蓝的双眸。

“你刚刚看了我很长时间,我认为你有必要给我一个说法。”

“安岩。”

9.

“安岩。”

“安岩……”

梦里一个赤身的男人笼罩在自己的肩头,一双薄唇流连于他的颈项,他高挺的鼻子上似乎泛起了一层薄汗 ,划在下颚有些微凉。

他声音暗哑低沉却仿佛带着钩子,让安岩忍不住心荡神怡。

“安岩,给我一个解释……”

男人抬起头,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里有压抑的情欲和某种渴盼。

“神荼!”

猛地掀开蒙住头的毛毯,安岩溺水似的大口喘气。

颤抖着伸手摸了一把下身,安岩喉咙一紧,悲鸣一声,倒进枕头里,完了,这下栽了。

10.

那一天人们不知道荼岩二人交谈的内容,只知道等他们再次出现在群众眼中时,已经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没羞没臊。

爱情的圣光闪瞎了他们的狗眼。

安岩一边拧着可乐,一边使劲往神荼怀里靠。

“滋啦”一声瓶盖被拧开,安岩习惯性地看看盖底,果然又是“再来一瓶”。

“你看,我就说我今天一定会中奖,我的预感很准的。”

“嗯。”

神荼拢了拢二货靠乱的头发,低头吻住他还泛着水光的双唇。

安岩不久前和神荼分享了他的小秘密,神荼的表现却十分淡然,这让安岩很是郁闷,逮着机会就要在神荼面前秀一波超能力的存在感,誓要让神荼露出点惊讶的表情来。

其实神荼并非觉得这种事情不神奇,他只是深感一些事情的奇妙。

就好像他早就梦见过安岩,在梦里他抱着一把木吉他,陶醉在旋律中,和熙的阳光照在晨露上折射出点点虹光,微风吹动草叶,露珠咕噜噜的滚落下来,好像都打在他的心里。

后来,他看到被同学推出来的安岩,不好意思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接过一把木吉他,缓缓拨动琴弦,漆黑的夜晚突然被点亮,墨色的夜幕变成了晨光,周围打出的手电都幻化成了那一圈圈彩虹。

也许他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如果有,他希望梦到他牵着安岩的手一直走到白头。
————————————————————

评论(1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