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现在的心情。。。

江湖游

师兄岩x师弟荼

嗯……小甜饼,很可能有后续_(:з」∠)_
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哦!

比武招亲

     有诗道:人间四月芳菲尽。但是也不尽然,至少四月的江南还是姹紫嫣红的。

     安岩骑在马背上,赏着路边的花红柳绿,肺腑间都是雨后清新的泥土气息,好不惬意。

     身后神荼与他同行,错开半个马身,马蹄不急不躁。

本在山里呆的好好的,哪知道那不靠谱的师父一回来没带点新鲜物什,反而嫌弃他们二人没见识,一脚踹下山来,让他们游历江湖。

     叼着随手摘来的草茎,安岩迎着和熙的阳光懒散地伸了个腰,扭头对着宛若神游的神荼含糊地讲:“哎我说,不就是把那老家伙的私房钱给花没了么。就那点钱,还不够给咱俩买份零嘴的……”

     “嗯。”神荼绷着张脸,不走心地应和,春日里的太阳晒得他暖洋洋的不想多搭腔。昨日连夜赶路,今早起来连他都觉得疲倦,真不知道他这师兄哪来的精气神,还能贫个一两句。

      “……”安岩咂咂嘴,看自家师弟难得露出疲态,悻悻收了话头。一边安慰自己这是他做师兄的体贴,才不是师弟又不理他。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走了一段,到了正午,太阳照得狠辣起来,安岩出了不少汗,卷着袖子有气无力地给自己擦汗,连马都懒得催。神荼也觉得有些累,两人停了马,找了块儿阴凉的林子歇脚。

      突然,一声暴喝响起,林间扑簌簌惊起一群飞鸟。

侧耳细听,竟有呯嘭兵刃交锋的声响和几声叫好。

      “我去——这是在干嘛呢!比武?神荼,咱们去看看吧,凑个热闹!”

       “……”神荼顶着安岩突然兴奋的眼神默默扶额:他这师兄怕不是个缺心眼。

       “哎,师弟,去看看嘛,听着不像匪徒打劫,估计就是单纯打个架,师傅不是说过,江湖事,恩怨分明,只要咱们不插手,怎么着也怪不到咱们头上。再说了,你还有师兄我呢!师兄会保护你的!”

      听了安岩这番豪言,神荼只觉得头疼更甚,在他的记忆里,安岩可没打得过他的时候……

      到底还是顺了安岩的意。神荼冷脸抱臂看着台上两个互骂不止的江湖人士,台后摆着两张四方桌,桌旁坐着个盛装的富家小姐,美目楚楚,泫然欲泣。斗大字的“比武招亲”的牌子,就垂在那边买吃食的安岩头上。

      “我呸!你个尖嘴猴腮的丑八怪也想娶人家千金大小姐?笑话!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看招!”

      终于台上的布衣大汉撸了一把络腮胡,冲着对面的竹竿似的汉子啐了一口,舞起大刀直劈面门。台下的看客骚动起来,伴着台上两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神荼神荼!我把火烧买来了!刚出锅的热乎着呢!”

       安岩乐呵呵地捧着个小筐,挤回台前,捏捏耳朵递了个火烧喂到神荼嘴边。

       “……”神荼更加确定他师兄是个缺心眼的事实了。暗自气闷地咀嚼吃食的神荼开始思考,当初师兄喝药是不是喝坏了脑子。

       “我说,这小姐长得也挺标致的,要说亲还不容易,怎么家里主事的想不开搞个比武招亲。我看就这些人啊,大侠没有一个,找个绿林悍匪当女婿还差不多。”

       安岩咬着饼观察台上的形势,眼瞅着那台后的小姐眉头越锁越紧,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嗯,说的也是。”神荼难得认同了安岩一回,心里又添了句,其实武功也不怎么样。

       “嗯……这些来挑战的人都不太行啊,神荼你觉得怎么样?啊,对了!神荼,你今年是不是该及冠了!这可是该娶亲的年纪了……怎么,考虑一下?”安岩摩挲着下巴,撞了撞神荼的手臂,冲他挤眉弄眼一番。

       “不要。”神荼面不改色伸手拧正安岩的脸。

       “唉唉,我是你师兄!下手轻点!哪个师弟跟你似的没大没小!”

       “没大没小?”神荼扭头冲着安岩挑眉。

       “……咳,那你也给我点面子吧……”

       安岩心虚地扒拉着被神荼揉乱的发边,回过神发现台上的舞刀大汉已经把最后一位竞争者踢下台了。

       “啧,这小姐不是真要找个悍匪去当压寨夫人吧。这就……没人打的过他了?”若说安岩之前还有心思看热闹,但这会儿他是真的有些着急了,毕竟人家如花似玉的姑娘家怎么说也不愿意嫁给这样的粗鄙大汉吧?他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十分可怜可惜。

      “神荼,要不……要不你去吧!把那大汉打下来,你不愿娶那小姐我们打完溜了就成!”

       安岩自知武功不高,只能撺掇神荼上去试一试。

      “……胡闹!”

      “可……”

      安岩扭头还要辩解几句,被神荼有些冷峻的神情瞪得咽了回去。

      “哈哈哈……我就说说,说说,你别当真嘛。”

神荼还是一脸冷色地盯着他。

      良久,神荼缓缓收回目光,闭了闭眼,敛去挫败无奈的神情,决定不再理会那个二货。

      那台上的大汉开始大喊,向四周的围观者挑衅,众人皆怒却没人飞身而上。

      待嫁的小姐攥紧了手中的帕子,眼中亮光闪烁,却不落下泪来,而是看向台角某处,目光凄切哀婉。

      神荼寻看过去,发现那角落处竟是立着一位俊公子。

      安岩担心神荼真的生气,特别留心他的一举一动,也循着动静看过去,心中讶异,这比武招亲有了,棒打鸳鸯也有了,话本里讲得该有的还真一个不少。

      “神荼,他们……”

      “嗯。我去了。”

      “什么?”

      神荼真气一提,飞身点落在擂台中央。他轻功极好,起身落地不扬一丝灰尘,众观者一见他,眉目俊秀身姿挺拔,都齐叹果真是位气宇不凡的少侠。

      “哼!”原本嚣张的大汉收起轻佻的神色,对神荼搅他好事感到不快,又觉得他身手不凡,不敢怠慢,嘴上不饶人却收敛了许多。

      “你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我劝你考虑考虑,鲁莽行事可不好!”

      “要打便打。”

      “你!好,你可别后悔!”

      又是一声暴喝大汉直冲神荼而来,每一步都震得台子颤动,刀上就更不用说蓄集多大力气了。

      看来那大汉不全是莽夫的性格,但武功路数确是依靠十足的莽劲。

      安岩原本有些担忧的心轻松下来,他虽然武功不高,但几分眼力还是有的。

      神荼并不急着躲开这一刀,暗自汇聚真气护住身上要处,在那汉子扑上来前,斜挎一步,委身接住那劈下来的手腕,借力一甩,把那大汉摔了个鼻青,台边子上登时见了红。大汉怒从心起,扑过去横扫神荼脚下,神荼面不改色,腾身踢腿勾在大汉下巴上,踢得他后仰踉跄不止,紧接着飞起一脚,把那汉子直接踢出台子,狠狠摔在地上。

       台下看客纷纷哄笑起来,叫好声此起彼伏。

       安岩留心看着招亲小姐的神色,见她不似先前悲切,却也还是愁眉不展,不禁暗叹道,果真是痴情女子,见了神荼这样的还能稳得住心思,这要是换了他,早就喜不自禁了。

       啊呸呸呸!我想什么呢!安岩脑中幻想出自己小女儿般扭捏的样子,不适感和羞耻感激得他抖三抖,赶忙从竹筐里拿起啃了一半的火烧来咬,没想到一口下去,脸都开始红了——这、这他娘的是神荼吃剩的那一份吧!

       胜负已然揭晓,一直沉默的老爷准备吩咐下人上台请下这位少侠。

       安岩看着台上毫无动作的神荼,捏紧了竹筐。

跑啊!快下来啊!不是说好了……

       “神荼!”安岩用气声唤他,像是要把他喊醒,可是神荼却无动于衷。

       他……他不会真的想娶那大小姐吧。可人家都有心上人了,他怎么能!神荼怎么能……不行!

       正当安岩准备扔掉竹筐拔腿拽走神荼的时候,神荼终于有了动静,他说:“还有一人要跟我比试。”

       安岩闻言愣住,随即咧开一个傻笑,转向那还在呆愣的公子推搡着他上台,嘴里嚷道:“对对!我们公子还没上呢!”

       “啊?”那公子的小厮瞪大了眼睛,摸不着头脑。

       这位公子也是个聪明人,当即明白过来,这两位少侠是要成人之美,心中便有了底气,站稳向神荼行了一礼,神荼微微颌首受了这礼转身下台了。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这又是什么情况?

       再说台下安岩揽过神荼的肩,一拳锤在他的胸口,调笑道:“神荼,你可以啊!亏你想得出来,放水也放得够爽快。说实话,我还真以为你想娶那大小姐呢!”

       神荼在台上一心二用,早把安岩的表现看得清楚,通晓了这人的心思,心中愉悦,没像往常一般直接拍开安岩的手,反而攥在手中,安岩惊觉这动作过于亲密,想把手抽回来,确被握得更紧。

        安岩脸上褪下去的粉红,又开始爬上来,这回连心跳都不正常了。

       “我说过要跟师兄一起游遍江湖,我答应过你,绝不反悔。安岩,你当如何。”

        林间马儿嘶叫,惊起一阵飞鸟,安岩埋头捂着通红的脸,良久,从喉间挤出一声微不可查的声响:

       “嗯,我也一样。”

————————————————————
哈哈,到底是谁没大没小呢?其实神荼小天使岁数大啊!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