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现在的心情。。。

暗恋这件小事【荼岩】

假期闲得要发霉了,出来晒晒太阳,吃个糖。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不是)

1.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备考生的初夏远没有诗句里的悠闲,没有梅子,没有芭蕉,只有清晨老天铁青的冷脸和嘈杂却无生气的读书声。

安岩捧着自印的诗百首,挺着腰板,脑袋却啄米似地起伏。

东方的鱼肚白被渲染成金色在天地间铺开,树荫悄悄爬上窗边的桌角。课间铃在后排同学的倒数声里响起,读书声骤停,三三两两的人从走廊的窗边路过直奔厕所。

安岩揉揉低得发酸的后脖子,侧头趴在参考书上。

看人。

走廊人很快多起来,还有人跑得匆匆忙忙,但围栏前挺拔的身影却纹丝不动。

他还是两手搭在栏杆上,宽大的校服遮住了他身体的线条,但安岩已然在脑海中勾勒出他绷紧的背脊,苍白却不瘦弱的双臂。

左耳贴着书面,嗡嗡的回声和着渐渐急促的心跳传到耳朵里,安岩睁着眼,似有若无地瞥着窗外的人,禁不住在心中默念一声神荼,随即被自己矫情出一身鸡皮疙瘩。

算算这是他发现自己喜欢神荼的第五个月了吧,安岩把目光从远去的神荼身上收回,打了个哈欠,振作精神准备上课。

振作!振作个屁啊!

安岩沮丧地想,稀里糊涂地关注了人一年多,惴惴不安地暗恋人小半年,结果连个朋友都还没做成。

没办法,他不是没机会,但他怂啊。

燕萍一高算是他们这数一数二的中学,安岩虽然年龄小但也聪明,当初靠着优异的成绩考上这所学校,初高中都是在这里上的,成绩在学校也是中上游。按他们这里的升学率,一本是稳稳的,重点还需冲刺。

但是神荼就不一样了。

据说神荼父母都是考古学家,常年在国外奔波,神荼从小周游世界见多识广,英语一流,辅导他的几乎是各个领域的学者,所以成绩也没落下,重点对他来讲也许是手到擒来的。

再者安岩从小父母离异,几乎算得上爹不疼娘不爱,而神荼父母在学术界却是有名的伉俪情深,又志同道合。就算不提性别问题,安岩怎么想都觉得这个恋爱——

没法谈。

普通人和精英的千差万别成为一种动力,让安岩对神荼从偏见到崇拜,但当崇拜转化成喜欢的时候,这种动力却在他们之间划出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

这样想着,安岩倒真困不起来了。

铃声再次响起,数学老师顶着地中海的发型,走进教室,敲敲黑板开始上课。安岩只能草草收起自己的少男心事,翻开课本跟数学死磕。

2.

一高是半寄宿制的学校,午休期间经常有人在操场打球。

安岩和神荼都是住宿生。安岩宅男一枚,不怎么运动,神荼曾经入过校球队,虽然现在学业繁重,但时不时会应邀去球场打两把。

每到这个时候,安岩都会闻风跑去球场,在场边的长椅上假装看书玩手机,实际上眼睛紧紧盯在神荼身上。有时看球的人多了,他也会大大方方地坐下,有些放肆地为神荼喝彩。

其实,刚开始安岩看到神荼打球时,他是相当惊讶的。他原以为神荼不怎么参加这类集体活动——毕竟这人天天一副扑克脸,自带冰山气场,又惜字如金,女生吃这一套,男生却不买账。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安岩坐在观众席上观看了整场球赛。当然,那个时候他还不算喜欢这家伙。没有粉丝滤镜的评价就是,安岩觉得神荼真的是帅,特别帅!他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样子,他起身一跃的样子,他在胜利时难得翘起嘴角的样子,都是会发光的。安岩第一次为他由衷感到不平,片面、刻板的标签限制了其他人对神荼的认知。什么清高,什么目中无人,什么不苟言笑,那都不是神荼。

可神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好奇害死猫,安岩从此一脚踏进名为神荼的这个大坑里。

是真的坑啊!安岩悲愤地想。

篮球场上一阵喝彩,安岩回过神,神荼已经稳住后卫传来的球,三分线外一个起跳投出漂亮的一球!

“好!”

胜负已定,队员们击掌庆贺,那个叫罗平的兴奋之下一把勾过神荼的脖子,安岩鼓掌的手顿了顿,有点羡慕又有些酸涩地继续拍掌。

神荼轻轻瞥了一眼罗平的手臂,罗平被他瞅得浑身发毛,迅速拿开手转身找他的小秋秋去了。

等神荼转过头,那个位子已经空空如也。

3.

高考在即,最后一个月成了大部分学生的希望,查漏补缺稳固得分点,短短一个月,不是没有人能脱胎换骨的。上个月班主任给大家推荐了冲刺课程,授课老师都是本校名讲师,可靠性挺高,安岩咬牙透支了他这个月小部分的生活费报了名。

结果他在补习的教室里看到了神荼。

有人一失足成千古恨,而安岩是一失足掉进“被掰弯”的深渊。

此时此刻,那位罪魁祸首正坐在他身边,淡定地帮他解题。

更要命的是那声音该死的好听。

神荼穿着白衬衫,上面还带着淡淡的花香。安岩晕乎乎地想大概是某个牌子的洗涤剂,味道还不错,回头可以买来试试。

神荼解题干净利落,效率极高,安岩不得不佩服。

佩服啊,他当然佩服啊!用高等数学解高中数学的题,神荼这家伙在想什么啊?!

安岩欲哭无泪,他觉得自己跟神荼的差距具象化在这一道小小的填空题上。他是真的扎心了。

“你大题掌握得不错,但做题速度太慢,这个习惯改掉不容易,可以多掌握小题的解题技巧来节省时间。”末了神荼又补充一句,“这个定理老师会讲到,不用担心听不懂。”

安岩微讶地看着神荼的脸,不知道是该先惊奇神荼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还是惊奇他怎么知道老师的授课内容。

“神荼你……”

“不用谢。”

我有说要谢你了么?!霸道总裁!

4.

这次的补习时间为定为半个月,按老师们的计划,前半月率领学生磨练考试技巧,巩固知识点,不管结果如何,后半个月读读背背就可以了。

毕竟考试在即,静下心来太难了。

但安岩觉得再不给他换同桌,他现在就难六根清净!

以前他远远地观察神荼,距离给了他隔阂,也给了他安抚和保障。换作他迷弟时期,跟神荼如此近身接触,他会窃喜,能让他辅导功课更是要鞭炮庆祝了。但现在……他喜欢神荼啊!近距离的确给他创造了难以言喻的美好回忆,但同时也给了他更大的不安。他不是经验丰富的人,看过a.v.不代表谈过恋爱,暗恋尤其是他这样不同寻常的暗恋,很难。

原来安岩自诩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因为神荼才发现自己不是神经粗,只是不计较。不重视的东西他不会锱铢必较,但对神荼他会。

今天神荼对他多一点关注,明天他会不会因为见不到面失落呢?

高考结束,有交集的多数会即刻分道扬镳,有缘分的做朋友,缘分再深一点做情侣,他和神荼很显然不是后两种。

暗恋果真是一种修行啊。

安份堂哥果然没骗他。

“我去!神荼你拧我干什么?!”

“专心听课。”

安岩躲在课本后面呲牙咧嘴,心想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就暴露了。

“……很疼?”

“英雄,你说呢?”

神荼收回的手又伸出来,轻轻揉了揉他的大腿。

安岩僵住。

大腿上刺痛的感觉全变成了丝丝的痒,痒得他心里一紧全身都要烧起来。

“还疼?”

神荼面上仍是一派波澜不惊。

“……不……不疼了……”

安岩觉得自己耳朵一定红了,脸也是红的,还有脖子!他赶忙低头装作翻书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努力发出鬼鬼祟祟的气音对神荼说:“快看书!老师注意到我们了!”

神荼按着他的大腿,抬头看了一眼正背过身板书的老师,几不可见地微微一笑,“哦。”了一声,继续波澜不惊地收回手。

扭头看了一眼还在低头的安岩,有些微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耳朵,牛仔外套挡住了他的脖子,但他知道,他应该是害羞了。

二货。

神荼的波澜不惊最终还是没有保持住。

恋爱使有些人多愁善感,但也使有些人直觉敏锐。

5.

安岩检查最后一道选择题,确定自己的题卡没有涂错,长舒一口气。

安岩记性不错,又有神荼这样的“名师”,这一个月来英语成绩突飞猛进,按照他们的分析,拿下英语这一百三十分,他考进燕大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安岩还记得神荼说他要考燕大的物理专业。

这话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他们当时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谈,但神荼突然蹦出这句话,还吓了他一跳。

神荼虽然话不多,但有问必答,若非有明确的目的,他也不会主动开口,当然日常问好不算。

他若心血来潮想谈论这个话题,大可以直接问他的志愿学校,再以此分析。

如此看来……

暗恋使人多愁善感,也使人直觉敏锐。

安岩不傻,他一路暗恋过来早就练就一颗纤细敏感的心,他在床上辗转一个晚上,用一对熊猫眼换取了重要情报!

暗恋是一种修行,但安岩觉得该是它“圆寂”的时候了。

6.

没有闹钟,没有早读,没有数学题。

安岩终于体验到什么叫高考后的大解放。

他整个人摊在凉席上,幸福感刷刷直升。

晚上班级里约好了一起聚餐,安岩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洗漱,胡乱填了点肚子,然后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完全没有见不到神荼的一丝悲伤。

晚上大家玩得尽兴,吵过架的该和好的和好,眉来眼去的该表白的表白。

安岩觉得能这么轻松地和同学朋友聚会,真是很幸福了。

暗恋?暗恋是什么?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人生得意须尽欢嘛,看我今晚就搞定他。

喝的晕乎乎的安岩趴在桌子上想着。

神荼赶到的时候安岩砸吧着嘴躺在酒店包间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安岩人缘不错,和他关系好的同学纷纷掏出手机要拍他的囧样,竟然把他围了个彻底。

恋爱使人自私,恋爱也使人“盲目”。

神荼觉得喝醉的安岩姿态特别的可爱,睡着的安岩眉眼异常的静秀。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这样的安岩。

于是神荼冷脸拖走了还醉得不省人事的安岩。

第二天安岩在一张柔软但又陌生的床上醒来,身上穿着自己没见过的睡衣,对面躺着他认识但还是不够了解的人。

“醒了?”

“嗯……”

尴尬。

安岩觉得他跟神荼这样对视,太容易让他想到酒后乱那什么的事了……虽然他真的喝了酒,他跟神荼也真的躺在了一张床上,他用得是神荼家的毯子,穿得是神荼的衣服,但他就是知道什么也没发生。

安岩觉得暗恋到自己这份上也是很可悲了,因为没发生点什么他真的有点失落。

“那什么……额……昨晚是你帮我来的这儿吧,谢谢你啊,回头请你吃饭啊。”

安岩率先打破沉默,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哈哈缓解下气氛再说。

神荼比他更绝,直接俯过身,吻住了他。

得,这下彻底不是事儿了,暗恋事小,谈恋爱事大。

但是他觉得先亲一顿回个本更重要。

暗恋是一种修行,但是万一你俩是两厢情愿呢?

安份搂着苏的脖子,傻呵呵地笑,我媳妇可真好看,就是腰有点疼……

————————————————————
你看的风景其实何尝不是在看着你啊。

评论(9)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