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现在的心情。。。

【荼岩】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

_(:з」∠)_我食言了……评论给了我灵感,小天使也可以是魔教嘛。

江湖上,但凡提起上一任武林盟主,那都是邪派闻风丧胆,正派敬重有加。别的且不说,单说上任盟主在位时带领各派捣毁魔教总部,打得老教主元气大伤,如此丰功伟绩,足以在武林青史留名。

普通百姓不喜个真刀真枪的,却爱听书,这等谈资自然成了饭馆茶楼的压轴好戏。即使老盟主任期已满,这股热潮也没随风消散,反而越演愈烈。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新任武林盟主昏了头,好端端的青年才俊,居然和魔教教主搅和在一起!真是令人痛心!



“哼,魔教乃是武林第一邪教!魔教教徒嚣张跋扈,教主心狠手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盟主打下的江山,凭白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毁了!真是我正派的耻辱!”

“对!我们好不容易压下魔教的势头,不能就这么功亏一篑!大师,您可得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阿弥陀佛。”

无尘大师低眉道了声法号,缓缓站起身。

“各位施主的意思,老衲明白。只是魔教近来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我佛慈悲,如此赶尽杀绝,我想并非老盟主之意。”

那这是“申冤”不成?

白道众人不辞辛苦请武当少林的前辈前来商讨武林盟主和与魔教一事,当然不是为了吃哑巴亏的!不少门派的人已经是咬牙切齿,适才发声的几位门主也是面有虞色,只是碍于少林的门派地位和无尘大师的威望不好发作。

“众侠士可否听贫道一言?”

归一道长见老友有些为难,挺身解围道:“魔教行事虽大有改观,但仍属邪教,不可掉以轻心,各位掌门的担忧不无道理。”

众人点头称是。

归一道长紧接着道:“但名门正派不用邪教手段。如今魔教行事并无差错,我们自然没有理由讨伐他们,武林盟主与魔教教主交好也属私事,不便插手。不过……”

“道长不妨直言。”

“我们可再选一任武林盟主。”

提议正中白道众人下怀,于是会议内容从“讨伐魔教”迅速转变为“商议新选武林盟主事宜”。

喝了七八盏茶,众人终于定下了此事的章程,暂定五月在华山举行为期一月的门派比武,重新推选武林盟主。

至于新盟主那儿?随便找个人知会一声就行了。



神荼收到白道众人的“解雇信”时,正忙着哄安岩睡觉。

送信的弟子跑去盟主府邸被告知盟主不在,又去了神荼师门找人,结果被正发脾气的掌门一掌拍出门外。

现任盟主和魔教教主交好的事人人皆知,没办法,送信弟子只好硬着头皮跑去魔教。

结果人还真在魔教待着。

只是被魔教教徒请来取信的神荼,让送信人不由产生错觉:这明晃晃的嫌弃,这凛厉的眼刀,他真的不是魔教教主么?怪不得师父说必须要重新选举武林盟主。

“神荼,那群老家伙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一道清朗的声线穿传来,一位青年踏入厅房。他面容清秀乌发披散,身着青衫白靴,好似刚睡醒的样子,脸还红扑扑的。

守卫躬身给他问好,他只随意一应,径直走到神荼身边。

“怎么不多睡会儿。”

神荼周身凛冽的气场顿时化作一泉春水,柔声问道。

“你走了我睡不着。”

安岩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眼角的泪珠挂在了睫毛上一闪一闪的,语气亲近自然。

送信弟子目瞪口呆,守门教徒面不改色。

“嗯,不是什么大事,等你睡够了再讲给你听。”

“……”送信弟子已经完全丧失思考能力。

神荼收起信纸,抬手示意送信人可以走了。那弟子慌忙退下,一溜烟跑了。




不到半日,这件事就传遍了武林,白道众人大骂盟主神荼昏庸无能,魔教教主安岩魅惑正道侠士,并暗自庆幸重选盟主是个明智的决定。

武林盟主和魔教教主的“轶事”还真不少,神荼和安岩都是见怪不怪,放任自流。尤其是两人情谊越发深重后,安岩放肆起来偶尔会没脸没皮地拿这些离谱的传闻打趣神荼,通常下场都不怎么好。

架不住安岩在神荼面前永远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晚上看了信,安岩笑嘻嘻地跟神荼讲起听来的这件趣事,顶着神荼愈发深沉的眼神轻声问道:“昏庸无能?”

透着狡黠的眸子和微红的眼尾晃花了神荼的眼,一阵天旋地转直接把人压在了床上。

“哎哎哎!神荼!瑞秋说了,我最近身体不好,睡不好精神短不利于我养身!”

安岩躺在神荼身下,有些慌乱,但他自信有瑞秋的“令箭”在身,神荼不敢拿他怎么样。

“哦?我记得她说过,每日休息五个时辰足矣。”

神荼定定的看着安岩的眼睛,躺在某人怀里呼呼大睡了一下午的人开始心虚。

“而且……”

安岩眉头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神荼俯身贴在安岩耳边,哑声说:“我问过了,不禁房事。”

安岩脑中轰隆作响,连耳朵面颊红透了都感觉不到。心里只想着:神荼这家伙!现在脸皮越发厚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一样。

自己这是被神荼吃得死死的了。安岩心中暗叹,甜蜜感却充盈着整个胸膛。

他眨了眨眼,冲着神荼笑了笑。

神荼眼底一沉,再俯身。

灯火伴着断断续续的低喘跳跃着,情色的味道熏染满屋。



虽说盟主没个正经盟主样,但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所以神荼收到的“辞退信”还是很委婉的,委婉的环节之一,就是请他以现任武林盟主的身份去完成盟主之位的交接任务。

对此这位现任盟主只给了两个字:“麻烦。”

为了让自己“妖人”的名声不再添上更离谱的一笔,安岩好说歹说说服神荼,跟他一起去凑个热闹。

神荼撇嘴,他还不知道安岩在想什么?白道众人此次推选没点私心是不可能的,谁当了武林盟主,那么他所居身的门派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白道针对魔教的立场恒古不变,去打探打探当然是好的。

神荼看着仔细交代属下属的教主安岩,想着在他面前笑得真心、傻得真挚的二货,握着马鞭的手不自觉地攥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神荼总算能体味到当初安岩在他剑下的几分苦涩。

邪教正教,好人坏人,是这江湖最好划分,也最难辨别的两样。



魔教总坛离华山还是很远的,神荼和安岩骑马走了一个多月才到了华山。

迎宾的弟子不认识他二人,神荼干脆把信跟请柬一并掏出来让他们看。

负责他们两位住宿的引路弟子正是送信的那个,他一路低头不言不语地把两个人领到房间,问了是否需要热水和饭菜等事宜,麻溜地关门走人。

安岩摇头感叹此人是个可造之材,第二回就能如此自若,可见为人机灵。

神荼冷哼一声,开始督促二货午休。

比武的过程实在无聊至极。江湖上的高手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不出意外武林盟主会从丐帮帮主,华山派大弟子,武当大弟子,还有最近江湖上的后起之秀无门无派的丰绅殷德中产生。

前几位倒还好,只是这个丰绅殷德……啧。

神荼看着安岩有些凝重的神色,心下一动,握住他的手说,“放心,有我。”

安岩微讶,一双杏眼定定地看着神荼,心想,糟糕,有点想吻他了。

被神荼威逼利诱叫来比武的罗平,想扔了茶壶,直接走人不干。

忍一忍,忍一忍,他俩一直都这样的。

罗平只能这么开解自己。

比武终日,台上就只剩下丰绅殷德和罗平两人。白道众人松了口气,任谁都能看出,丰绅的武功在罗平之上。

但一场看似公平的推选往往是出人意表的,比如在众人眼里略逊丰绅一筹的罗平成了本次比武的最大黑马。

当无尘大师宣布新任武林盟主就是寻道派的罗平时,白道众人只觉得两眼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上任盟主就是这个门派的大弟子。

神荼对此十分满意,心情不错地把盟主信物交给罗平,便头也不回地奔着安岩去了。

正道,要完,武林,要完。

众人脑海中只剩下这几个大字。


客栈厢房里,神荼有一搭没一搭的抚着安岩披散的发。安岩舒服的直哼哼,眼皮打着架,一副随时都要睡着的架势。

“安岩……”

“嗯……”

“去见我师父吧。”

神荼搂过安岩的身子说。

“……好啊。”

神荼只觉得面上一痒,安岩睁着一双大眼,眼神清明,嘴角有止不住的笑意。

“睡不着?”

“……”

安岩再次感到了危机。

“呜哇!”

被神荼又一次按在被褥里吻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安岩愤愤地想,下次要跟瑞秋串通好了再骗这家伙。

今天的武林还是一样的鸡飞狗跳。









评论(1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