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现在的心情。。。

【荼岩】抱警

算是……警校生后续
致力于在荼岩二人的约会道路上添堵……(喂!

      安岩耷拉着脑袋,右手握着试管,左手插在口袋里摩挲着手机。
      “安岩?你发啥子呆呦,时间快到了噻。”江小猪洗完手回来就看见安岩拿着试管,面前摆着个烧杯,一副要倒不倒的架势。
      “嗯。”安岩意外地没跳起来跟江小猪扯皮,搭了声腔,抬手把试剂倒进烧杯里,溶液从深红变成深蓝色,安岩和江小猪都松了口气,实验成功了。
      “行了,都这个点了,神荼也该等急了噻,我帮你收拾收拾,你赶紧去吧。”这俩人天天忙的要死,约个会也不容易,江小猪作为安岩的铁哥们,虽说自己是个单身吧,但也能体会这种思而不得见的折磨。
      “……”不声不吭地调整好仪器,安岩才解释道“神荼说他临时加班……去不成了。”
      “啥子?!又加班!这是把新人当啥子使了?”
      “没事儿,你都说了他是个新人,忙点正常。你看咱们刚进实验室的时候也不天天忙成狗。成了成了,不说这事了,我都习惯了。”安岩苦笑着摆摆手,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换好衣服,落寞的小模样看得江小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这谈个恋爱咋个比万里长征都难。”
      正巧罗平发消息催他,江小猪想起来聚会这事,叫住抬脚准备回去的安岩:“哎安岩,胖爷他们今天商量着去老地方聚聚,你要不也过去大伙儿一起热闹热闹呗。”
      “嗯……我就算了吧,前天熬了好长时间,现在想回去赶紧睡会儿,替我跟哥儿几个道个歉,我先走了哈。”考虑了几秒,安岩还是拒绝了,他想,神荼没说要加班到很晚,说不定晚上也能回来早一点,怎么……怎么说呢,都年末了,还是想多待一会儿,两个人。
      
      安岩和神荼的家离市中心还是比较远的,毕竟在燕坪这地方,一套房子的首付往往是两个人几年奋斗攒下的积蓄。他们运气还不错,这房子是个二手房,原房主也跟神荼家里熟,二话不说卖了他俩人情,低价出手,从此他跟神荼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安岩还记得,当初布置屋子,他特别兴奋,整天整天地逛家具市场,手机淘宝上的推送都是些宜家饰品。神荼休假,他拉着神荼一起去挑墙纸,一路上叽叽喳喳念叨的全是该怎么布置房间,丝毫没有情侣约会的自觉,惹得神荼频频向天翻白眼。当然,和自己的房子吃醋这种事,神荼是不可能直说的,更何况安岩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家操心,不过……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
      总之,安岩后来长了记性:无论什么时候,别忘了腾出手来给霸道总裁顺毛,不然,就等着下不来床吧!
      
      现在房子是布置好了,可是神荼从原来的地方调走了,安岩受到导师的赏识准备继续读博,也参与了好几个比较重要的研究实验。两个人为了工作、学业忙得团团转。安岩是一天到晚得泡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分析数据,神荼则是时不时就要调查案件、动身抓人,经常加班加点地整理档案,做审讯笔记,尤其他作为刚刚调度过去的新人,很多事情要学。
      这段忙碌的时间,让安岩狠狠地嘲笑了以前天真的自己,总是想着什么毕业了同居了就能每天待在一起,现在这日子再持续个几个月,他就能毫不心虚的说:我都快忘了我男朋友长啥样了。
      你大爷!压榨劳工是不道德的!你们还公安局呢!有没有点良心!
      安岩瘫在沙发上,刷了刷朋友圈,全是情侣秀恩爱,什么“旧的一年结束了,新的一年仍然有你同行”,底下一众单身狗大呼求放过。安岩撇嘴关掉朋友圈,吐槽道,还什么旧什么新,过个元旦真的需要这么真情实感?可是退出界面,看到神荼的桌面,安岩又狠狠打了自己的脸,老子也想矫情一把!可是……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啊……
       

      神荼端坐在桌前写着报告,一刻不停,手速之快,甚至能看见残影,放在面前的茶水早就凉了彻底,可见他从低头开始就没停下来过。
      前些日子调查的一件案子,抓捕行动久久没有进展,谁知道,今天中午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让他直接抓到嫌疑人。案子是能解决了,他跟安岩的约会也理所当然的泡汤了,随之而来的审讯,核实口供,整理案件样样都是一堆事要忙。局里要忙碌的也不只是他,他也不能抱怨什么。
      早点做完工作,早点回去吧,不能让这个二货在家等得太晚,神荼想。
      一声轻响从手边响起,神荼抬头,组长正笑呵呵地推过一杯茶给他。
       “小神啊,还忙着呢。审讯报告写完了送到档案部就忙得差不多了。这案子也没少拖时间,现在要结案也不急,我看你像是有什么事,你还是先回去吧。你看,天都快黑了。”
       神荼抬头看向窗外,果然一轮红日已经快没入林立的高楼中。
       组长拿起自己的茶杯,啜了一口,继续道:“年轻人啊,还是要多陪陪家里人的,要不以后得多后悔,你看我……”
       “……”趁着他唠叨的空档,神荼写完完了最后一个字。他暗松一口气,迅速收拾好桌面,拿起报告,准备打断组长没有尽头的絮叨。
       “呦,这么快就写完了。拿来吧,我给你送过去,你赶紧回去吧,记得路上小心啊。”
       “嗯,谢谢组长。”神荼抓起围巾,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办公室的门。
        
       神荼回到家时,天也彻底黑了下来。
       打开门,家里一片漆黑。
       神荼跟往常一样,先打开门口的暖灯,换了鞋,走进客厅。看见安岩正蜷在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
       “……安岩,安岩。醒醒,把衣服脱了去卧室睡。”
       拉开沙发柜头的台灯,神荼无奈地蹲下身来,拍了拍安岩睡得热乎乎的脸。
       “嗯…唔……神荼……你回来啦…”安岩睁开眼,弱光下,看着神荼的脸怔愣了一会,“嗖——”地弹起身,扑上去掐着神荼的脖子,“卧槽!你个混蛋还知道回来呀!你再不回来我就把门给锁上了!你自己在外面过夜吧!”
       “嗯,我回来了。”
       神荼拨开安岩装腔作势的的爪子,夹着他的胳膊,将安岩整个环住,瞄准他的嘴巴吻了上去。
       一吻毕,神荼意犹未尽地在安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疼得安岩倒吸一口凉气。
      “……我要报警。真的!你这么禽兽你同事知道么?”安岩捂着还带着口水的脖子,呲牙咧嘴地埋怨着神荼。
      “‘bao’警……哪个‘bao’?”神荼扶着安岩的肩,定定地看着安岩,眼神里有一分挑衅,三分调笑,剩下的都是满满的欢喜。
      “……”安岩只感觉被神荼看的像浑身过了电一样,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轻轻环上神荼的脖子,额头相贴,勾起嘴角,“当然是抱你这个警啊…”
       ……
       两人一直折腾了许久,神荼回来时其实也只是八九点,等他们都消停下来时,时针已经奔着新的一年迈进。
       从浴室里出来的神荼,看见他的安岩抱着被子,半张脸都埋进了枕头里。轻轻走到安岩面前,替他整理好被子,神荼蹲下看着这个二货,柔光打在他清俊的眉眼上,分外好看。
      “嗯…神荼……新年快乐…”迷瞪着眼的青年,从枕头里传出来闷闷的新年祝福。
      神荼轻手轻脚翻身上床,从背后拥住他。
       “新年快乐,安岩。”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车我码了一下午……虽然不咋好吃
感觉我再也不是以前的小纯洁了
大家新年快乐呀!
_(:з」∠)_

      
       
       
        
       

       
   
      
       
      

         

评论(22)

热度(113)